成都商報記者 王楠
  攝影實習記者 王紅強
  核心提示
  成都市為了支持軟件企業發展和創新能力建設,曾推出針對創新型軟件企業的專項資助。資助分為三檔,資助金額分別為4萬元、6萬元、8萬元。
  而在拿到市科技局的6萬元補貼後,當時的成都網安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陳建蜀的創業路似乎順利了起來……
  2013年,對成都長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而言,是一個幾近完美的年份。在這一年,他們耗資1000多萬、耗時3年的虛擬化操作系統研髮結出果實,“長天”正式步入虛擬化操作市場。不僅如此,這一套虛擬化操作系統,還連續“擊退”國內國際虛擬化操作大鱷,成功中標多個大型項目。
  “從8月份進入市場至今,銷售額達到了1000多萬,預計半年內就能收回成本。”為此,成都長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陳建蜀樂得合不攏嘴。他的確應該高興,當年,他與兩位同事攜手創業,上演了一齣堪稱完美的“成都合伙人”,從最初創業的成都網安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再設立成都長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再控股浙江長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三位“成都合伙人”仍在並肩作戰,一同在軟件大海裡搏擊大鱷。
  創業之初
  投入全部身家 合伙人3年無工資
  回憶起自己的創業路,陳建蜀不勝感慨。
  陳建蜀的思緒回到2001年,他與兩位下屬離職創業,建立了成都網安科技有限公司。說起剛剛創業,陳建蜀仍有些意氣風發,“和很多成都公司不同,我們的目標一開始就是全國第一,而非西南或西部第一。”作為公司法人代表,陳建蜀投入了20餘萬的積蓄,來支撐擁有十幾名員工的公司。但創業後的困難遠超預料。“對軟件業而言,最重要的公司資產就是人才,但就是這一點對我來說太難了。只能招到三本的學生,即使是我這個電子科大的研究生去現身說法,也很難招到想要的人才。”陳建蜀想進軍軟件業,招兵買馬尤為重要,但他卻不能遂願。
  但最讓陳建蜀頭疼的還不是人才,而是資金。“你能想象我們三個合伙人,三年不領工資嗎?”當時公司開發的軟件沒有市場,再加上資金短缺,3名股東甚至3年沒有領過工資。陳建蜀回憶,公司欠債最多時達到200多萬,這對當時的“網安”而言,幾乎是不能承受之重,因此他甚至動過從青城山一躍而下的念頭。
  所幸陳建蜀沒有這麼做, 三位合伙人抱團撐了下來。
  迎來轉機
  獲得6萬元資助 贏得喘息機會
  那麼在公司創業路中,難道只有苦痛,沒有一絲溫暖嗎?
  當然不是。說到當年市科技局的雪中送炭,陳建蜀的心中至今還會涌出暖意。
  成都市為了支持軟件企業發展和創新能力建設,推出了針對創新型軟件企業的專項資助。資助分為三檔,資助金額分別為4萬元、6萬元、8萬元。正為資金問題頭疼不已的陳建蜀決定要用公司的拳頭產品去申請。之後,經科技局組織評審,網安科技包括獵狐網絡數據分析系統等在內的技術和企業創新能力順利通過,並最終得到6萬元的資助,給了他們喘息的機會。
  在拿到市科技局的6萬元補貼後,陳建蜀的創業路似乎順利了起來。很快,成都網安科技的規模開始擴大,公司研發的安全審計軟件———“獵狐”進入了多個國家部門。而後,網安科技還順利拿到了知識產權質押融資貸款30萬。成都網安科技在2011年重新出資設立了成都長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決心投入上千萬,打造中國的虛擬化操作系統這一項目,也得到了成都政府80多萬元的項目政策支持,這些支持對企業提高創新能力的作用不容小覷。
  戰略開花
  軟件上市後 預計半年收回千萬投入
  2013年8月2日,一場關於虛擬化操作系統的高級研討會在成都喜來登酒店召開———虛擬化操作系統是發展雲計算的關鍵。在這場研討會上,成都長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正式對外宣佈,公司耗時3年投資上千萬的虛擬化操作系統即將上市,引發業內矚目。
  “這一套虛擬化操作系統從8月份上市以來,銷售額已經達到了一千多萬,預計半年就能收回千萬的投入。”陳建蜀對自己這套虛擬操作系統充滿信心,在前不久的權威測試中,長天的測試效果好於美國思科和華為。在市場上,長天這套操作系統也得到了認同。他們已經連續在多個招標會中,擊退了國內外的行業巨頭,成功中標。
  陳建蜀與其他兩位合伙人為了在更大的市場有所作為,又出資設立了浙江長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我們只是控股,占了38%,因為這個市場太大,僅靠我們自己是不行的,我們需要引入更多的伙伴一同分享這個市場。”
  在關鍵時刻得到過政府扶持的陳建蜀,在說起政府對民營經濟的扶持時,感觸頗深,“能夠感覺到政府一直在努力做好這件事,為各類資本的公平競爭努力。”  (原標題:成都合伙人 擊退國際軟件大鱷)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ho25hotin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